天台止观

月悟法師天台数息观



 


月悟法師天台数息观二日禅开示
 
 
天台宗以“教观双美著称”,教就是教理,观就是止观。观门就是修行体系、修行方法。天台宗之所以被称为教观双美,就是由于教门与观门的结合,有一套理论著作保存下来。中国佛教第一个宗派就是天台宗的,创始人是智者大师,大师当时是国师,陈隋之际的国师。
天台宗的教门核心就是五时八教,五时八教的名称是智者大师提出的,其含义在大乘佛教经论里面都有,智者大师做了一个归纳整合,便于我们更准确的把握佛经。所谓五时八教中的五时是佛陀说法的五个时期,佛陀说法四十九年的五个时期,佛陀成道之后,按大乘的说法最先是讲华严的,小乘认为先讲阿含,这是因为在华严会上讲大乘顿教法门,二乘人如聋若哑,听不懂,也看不见佛说法的法身、报身,所以佛陀只好为了对机说小乘法,即阿含时讲了十二年,然后是大小乘通说的方等时,讲了八年,方等经代表的经典有“净土三经”及《维摩诘经》等,方等时的特点是“弹偏斥小,叹大褒圆”。接下来是纯讲大乘,即般若时即通、别、圆三教,最后根性调熟,就讲法华时,法华是如来极谈,佛陀的究竟圆满的说法就在法华,天台智者大师根据大乘经论整理出来的五时,认为法华是纯圆的,纯粹讲一佛乘的佛法,唯有《法华经》判为纯圆。
 
接来下讲仪式,佛陀说法四十九年的形式仪式就是化仪四教,即顿、渐、秘密、不定,顿教专指华严时,讲渐教,渐教包括三个时期,初渐是阿含,中渐是方等,后渐是般若,秘密、不定,前四时都有,秘密教跟不定教的区别在于,秘密教是同样听佛陀说法,但是,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体会深浅多少,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受益程度,称为不定教
 
接下来是天台宗的理论体系中的侧重的内容“化法四教”,智者大师根据大乘经论整理出的核心,天台宗说“天台八教”,即化法四教、化仪四教,这是天台宗的理论体系,如来说法的“化法四教”很重要,我们把“化法四教”搞懂了,读佛经不会迷惑,我们读佛经的时候会有很多矛盾的话,如“断烦恼证菩提”与“烦恼即菩提”,表面上很矛盾,其实是如来说法对机,对那种钝根人讲 “断烦恼证菩提”,“烦恼即菩提”属于圆教的圆顿法门,当下能证菩提的话就是圆教的“一心三观”,一生就可以成佛。做不到先“断烦恼证菩提”,先断见思惑,修空观;接着断尘沙惑,修假观;再接着断无名惑,修中观,因此大乘认为小乘的断烦恼只能断见思惑,而尘沙惑、无明惑是断不了。藏教主要是指小乘,不懂天台宗认为藏教是指藏传佛教,这是错误的,智者大师那时藏传佛教还没产生,天台宗藏教主要指小乘,藏教也叫三藏教,根据《法华经》中:“贪著小乘,三藏学者”,另外,在小乘经中经、律、论三藏分明,而大乘的三藏不是很分明的,所以教化小乘的是藏教,初步修学大乘的人修学的是通教,也适合小乘利根人, 别教就是纯粹的大乘法,圆教修学无上一乘的圆融法门,是一生成佛法门,天台宗是特别大畅这个法门。圆教是无上一乘圆融法门,纯圆独妙 ,唯一佛乘,修这个法门就是一心三观,空假中三观同时具备,一心中修一心三观 ,当下能见性成佛,《法华经》中的龙女八岁成佛,献了一个佛珠,智者大师解释此佛珠代表圆观,修圆教一心三观,当下就能成佛。
 
接下来就讲观门,智者大师根据大乘经论整合出四种修行法门,第一是析空,即小乘人修的析空观,以四念处为核心,观苦空无常无我,先分析色跟心是无常无我的 ,然后再证空,这是小乘人的修法,阿罗汉最快也要四生才能成就。接下来是通教的空观,即体空,证空的话不是次第证空,当下就可以观我们的色跟心是幻有的,幻有即空,首先认知身心本来是幻有的,不是实有的,是虚法,当下可以证空,属偏空,这是由于体空是次第证空的。然后再讲别教,通教的空只能断见思惑,别教是纯粹大乘法,首先要证空,然后出空度众生,修假观破尘沙惑,这是由于不了知众生的差别相,但还没破无明,有能度所度的挂碍,唯识称“俱生我执、法执”,天台称“无明惑”,因此要修中观,中观就是平衡,空假互不妨碍,空假不二 ,别教这样修的话一生也不能成佛的,这是由于次第断三惑,累劫才能成就的。再接下来是圆教,即最上利根的菩萨修行的法门,是一生要成办的法门,而且是不次第法门,当下同时断三个惑的,一断一切断 ,属于圆融地断,可以从空观入手,也可以从假观入手,还可以从中观入手,这三观都属同一实相观,修空观也不在假中之外,修假观也不在中观、空观之外,空观是“即立而破”,假观是“即破而立”,中观也不离空假,就是当下成佛法门。
 
天台宗教门的入门书有《四教仪》、《教观纲宗》,深入的书有“天台三大部”,两部是侧重于讲教理的《法华玄义》和《法华文句》都是围绕《法华经》讲的。这次主要讲的是观门 ,即止观,在因称为“止观”,在果称为“定慧”,定是为了慧,所以天台宗一个「观」字就代表一切修行法门,有四部止观《童蒙止观》、《释禅波罗蜜》属于“渐次止观”、《六妙门》属于“不定止观”、《摩诃止观》属于“圆顿止观”。智者大师指导教跟观有两个妙,“相待妙”,“绝待妙”,如果你树立圆教知见,所有法门都是圆教法门,这次修习数息观在小乘里面,只在“五停心”里面修,还没到修“四念处”,在天台宗智者大师教观体系里面,把它分为四种教法的数息观,要树立圆教知见,修数息观当下就是修“一心三观”,因此“一心三观”不是一个法门,一切法门只要有圆教知见都是“一心三观”,这是一种佛的知见,又称法华知见,是对一切法都不取不舍,不取是指对任何一个法都不要执着,不管是正法邪, 善法恶法都不要取着。不舍是指对任何一个法门要了了分明,要了知它的差别相,而且可以妙用,这就是佛的知见。所以修小乘的次第路线也每问题,天台宗圆教有句话已经做了总结“圆人受法无法不圆”。如果我们安住实相修行,修行一天比别人一劫修的功德还大,天台宗就强调这个。
 
我们学习数息观目的不是让我们入禅定的,也不是让我们入方便果位的,是为了成佛,以圆教圆观为指导,就不会偏不会堕,既不会偏藏通,也不会堕别教,入手处跟小乘是一样的,首先要有一定的禅定,佛陀时代阿罗汉对禅定的最低要求也要到未到定,如果没这个定的话无漏慧是开发不出来的,关于修禅定这一块 《释禅波罗蜜》讲得比较详细,《小止观》的“二十五方便”讲得比较仔细,修学的主要法门就是数息观,至少我们能达到散定,所以要过“小三关”,第一关就是呼吸要没声音,第二关呼吸通畅,第三关呼吸不但没声音,而且很通畅,过了这“小三关”的话,呼吸的相就相当于欲界定呼吸的相就具备了。“六妙门”中的数息观首先要做到“系心在数”,要一数到十,然后,还是一数到十,这样心念就开始专注了,就是把心定在数字上,呼吸啊会变得自然了,慢慢就可以变通畅了,《阿毗昙大毗婆沙论》里面提到可以倒数,即从十数到一,智者大师很有意思的做了一个筛选,一数到十,然后继续一数到十,这是结合中国人的根性做了一个取舍。第二步,提一个问题:“我们心到底住到哪里?”这个很重要,要心有所住,一开始心无所住很难,因为杂念随时就进来,我们可以把心念集中在这里比较理想一点,比如呼气的出风点,把这个点作为所缘境。然后把气沉到丹田,就是肚脐下面二寸左右,脐下的“下”是里面的意思,真正的丹田在肚脐里面二寸左右,吸气的时候观肚皮起了一点,呼气的时候肚皮又往回去了一点,所以我们的气是跟着心念走的,你把念头动到眉心,气就往上冲,念头就在肚皮,气就往下沉。若始终将出入息集中在人中一带,有可能能做到“小三关”里面前两个,第三关就很难过,所以我们养成两种习惯,一是鼻呼吸,二是腹式呼吸,入息的时候把气沉在丹田,经常这样做的话,腹式呼吸会比较熟练,中气一般都比较足,气如果从胸、咽喉出来一般都比较飘,所以做老师容易得咽喉病,我做了十多年老师都没有咽喉病,这是一个长期修数息观的好处。智者大师说可以系心五处,发髻也可以,足底都可以,甚至观想莲花都可以的,不拘一格,天台这方面很活泼的,所缘境可以不同,甚至你可以系缘虚空,但首先我们这个基本功要打牢,这个道教讲要练胎息,始终要气沉丹田,禅定这一块是通外道的。昏沉的时候,建议系在人中 气,不容易昏沉。智者大师说要系缘五处,是因为长期心住着在一个地方会得病,智者大师说气沉丹田的好处更能入定,系心在鼻端就容易得三昧,容易观无常,我早年系念过眉心,气容易往上升,不是很好。另外坐的时候,下巴不要抬得高,这样容易得颈椎病,稍微内含一点。后面还要有个垫子,双盘也要垫一下,尾椎不垫的话容易往后沉的,以前在河北佛学院打了五个禅七,这个脊椎痛的不得了,我就抱着腿睡,结果两天就好了。打坐弄不好会得病,会把宿世的一些病激发出来,这是好事,这种情况是重报轻受。
 
止观前“具五缘”比较重要的,如果我们具足这五缘的话修行止观效果就更好,也可以说是修行止观一个基础。
 
第一缘是“持戒清净”,智者大师在《释禅波罗蜜》如果没有戒,定有可能会朝邪方面发展,所以要因戒生定,《楞严经》中有:“摄心为戒 因定发慧”。关于这个戒,在家众的话皈依之后,先是尽形寿一生受持五戒,接下来就是“八关斋戒”只要一天一夜能受持都可以的,都有功德,是最适合在家众体验出家生活的一个戒律,接下来就是在家菩萨戒,不要说我们佛家,道家在修行禅定之前,也有个斋戒如净身等,因为我们的欲望多,杂念多,“八关斋戒”的斋就是过午不食,这样的话,可以净化你的身心,更容易进入这个禅定状态。出家众就更严格,先要受沙弥戒,然后是比丘戒二百多条,女众就更多,有三百多条,然后就是“梵网经菩萨戒”,持戒的目的是帮助我们修禅定,开发无漏智慧。
 
第二个缘是“衣食具足”修道的人衣食,也要有一定福德。我们佛教里面出家众有一个说法:“法轮未转,食轮先转”,首先这个吃饭问题要解决,古代最初的僧团的建立要靠帝王扶持的,在天台宗开山的时候,这个僧团的经济来源是靠帝王支持,天台宗是第一个宗派是不种地的,然而帝王一旦不信佛了,就没有生存空间了,然后禅宗兴起之后就解决这个问题了,自力更生,农禅并重,按小乘戒律来讲的话是不能农耕的,大乘为了发菩提心,为了护持正法,可以通融。落实到每一个人的修行的话,比如你要住山或者住茅棚这样修行的话,衣食也存在这个问题,对我们出家众而言,最理想的饮食是雪山大士那种状态,在深山里面吃野果子,第二个状态就是乞食,但是在我们中国是行不通的,第三个状态就是在寺庙里受食。
 
第三个缘是“闲居静处”,特别是修习禅定在静处修习就更容易入定了,就我们出家众而言的话,离这个集镇两里路比较理想,太远的话你吃饭各方面有点麻烦,这个状态叫做阿兰若,阿兰若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禅修的地方,古代称阿兰若的一个标志就是牛的声音大致听不见。我们现在要找个这种地方,看来有点难度了。
 
第四个缘是“息诸缘务”,修习禅定的话,最好是把一切的杂事都放下,在家众的话好是能够在周末,或者做老师的利用寒暑假期,选一段时间专门息诸缘务,专门修习禅定。我一般是寒暑假会选择比较短期的方便关,每年我都会通过这样的打坐帮助自己。另外,息诸缘务还有一个含义是文字也放下,文字也会干扰禅定的开发,包括诵经都要放下,智者大师说原来是以诵经为主,修习打坐的话,经也要放下,佛经也是一种出世学问要放下,世间学问更要放下,所以文字障很重的人,开发禅定是有点难度的。
 
第五个缘是“近善知识”,天台宗有三种善知识,第一种是外护善知识,第二种是同行善知识,第三种是教授善知识,教授善知识是自己依止的师父,同行善知识就是同参道友,最低要求要见解一样,若是大乘人就不要跟小乘人在一起,更不要跟外道人在一起,最低标准知见一样才能同行,才能互相促进。教授阿阇梨不光要知见一样,还要能指导你教和观,还能指导你修行,或指两方面具足一个也可以。对于外护善知识的话,只要他们能够发心护持就可以了,哪怕他没有皈依佛门,只是善信,愿意供养三宝,或者愿意支持你勇猛精进修行的地方,或者在衣食方面护持你,也可以说是你的善知识,这是你的福德感召,这样就不要一定要求在知见方面一定要跟你一样,不过严格意义上讲的话,真正闭关的护关师父,也要有大乘之见
 
接下来我想讲讲我们在打坐时的目光是怎么处理,这个也很重要,我们一般说“眼观鼻,鼻观心”,目光要不要盯在鼻子上,眼珠长期集中在这里,眼珠有可能会变得斜视,我们眼睛的余光在一尺之内就可以了,大致可以看见,不是刻意看见鼻端就可以,用心来观,眼光你睁着可以治昏沉,容易心生念杂,闭着眼睛容易昏沉,半闭着眼睛比较理想,但是不好把握,汉传佛教还是比较讲究入门两目微闭或闭,
 
然后打坐的时候很痛的时候如何处理,一些老参老和尚说打坐很痛的时候你可以微调,比如上面这个脚腕痛的话,可以左右稍微移动一下,很轻的移动,不影响别人。还有臀部麻木,说明臀部气没通,可以身子稍微往上提一下,不然有时痛的一塌糊涂,不动一下的话非常难过的,根本没办法修禅定的,只能说练腿子。还有颈椎痛说明或者是过于弯,或者是过于直,有时候身子很挺都不知道,可以稍微弓一下。舌顶上颚这个概念,要顶着上面软的部位,就是口水容易多,虽然在道家认为唾液也是宝贝,但太多了也麻烦。一旦觉得膝盖非常痛的话,或者说这个臀部,大腿小腿,一般腿子功夫没过关往往就痛得很厉害,这样你就暂时不要坐了,一开始练习腿子一定要动跟静结合,我有一段时间练腿子,大腿腿骨这里像闪电一样的痛,睡觉也痛,后来我每天都走两个小时,自然就好了,有的师父他觉得要忍,就搞得病了,还有的师父完全成了残疾人了,自己要忍着痛,结果膝盖完全坏了,所以练腿子这方面要注意,也不能太猛了。
 
我们讲忍住痛是说你不管怎么痛你这样忍住,然后起座的时候这个痛会消失,这就没问题,一般以不过夜为准,过了一夜你还在这样不断痛的话,要注意腿子是否得病了,一定要动起来,动跟静要结合。那些深山里面那些老和尚身体非常好,因为他们吃一顿饭都要上山下山的,还要挑水,腿子也没问题,打坐也没问题,我遇到一个深山里面来的老和尚,一百多岁身体非常好,耳不聋眼不花,也是夜不倒单。
 
这是修习禅定的一个窍门,也是一个死办法,就是要不断的训练,才能进入禅定,不要怕枯燥无味,光掌握方法还没用,每天最少要坐一支香,每天都坚持必定有效果的。我在阿育王古寺做老师,有个禅和子,双盘四五个小时没问题,是我教的学生中腿子最好的一个,他跟我讲他腿子很痒的,我说你千万别用手扒,因为手有毒的,有时扒就更痒,甚至发炎。另外还要动,在盘的过程过程中本身有邪气,因为本身没通,坐和动要结合,后来他说有所好转。包括打坐的时候脸上或有发麻,不要用手挠,这是一种感觉,甚至就是一种幻觉,我们打坐一支香下来,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要忍,忍下来都会有效果。
 
随着我们打坐,心的进一步比较微细的发展会出现一些幻觉,不要管它,也不要恐怖,种种现象都不要恐怖,到一定程度会出现这些事情的,幻觉都会有,所以说我们都不要管它 一管它有可能也会着魔。最后再整理一遍,首先是调息,呼吸没有声音,通畅,然后就是调短为长,调粗为细,然后专注力再进一步加强,一枝香下来,用功的不掉举,然后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然后可以配合观想观想遍毛孔呼吸,或观想身体空下来,或者观想身体又出现,就可以进入初禅了。身体还没到未到定会出现八触,然后内视心脉都能看见,我们一般在未到定之间的话就可以观无常,小乘里面就可以证得慧解脱阿罗汉了,我们对这个要求有未到定就可以了,目的是开发无漏智慧。
 
天台智者大师在禅定的修行中也吸收了道教的一些东西,道教是我们自己中国人的宗教,在禅定这块有些地方是适合我们中国人根性的,尽管在正见这块不如佛法,在禅定方面可以互相学习,腹式呼吸和鼻呼吸,注意就可以不要刻意通过意念让它拉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