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禅

如道的无为禅(障碍篇)

    禅修的障碍分外障和内障,外部的障碍有不适宜的住所、不得当的饮食、不增上的亲友、烦心的事务、缺少禅修指导老师等。

  末学在本篇主要介绍内部障碍指不利于修习禅定的情况,主要有以下五点:

  1、身有疾病。有些禅修者是因为身有疾病才去禅修,希望通过禅修治愈疾病。如法的长期禅修对有些疾病会有帮助,尤其是一些慢性疾病,但并不是对一切疾病都有帮助。

  身有疾病,首先要看医生,谨遵医嘱吃药调养。如果属于慢性疾病且不严重,无明显疼痛,禅修者能行坐自如,这种疾病则一般不会成为禅修的障碍。如果属于慢性疾病但目前较严重,或者是急性疾病,或者是重症疾病,则会成为禅修的显著障碍。

  有些禅修者患有精神疾病,末学认为轻度的精神疾病患者,可适当进行禅修,但不宜与其他人做同等的要求,且禅修时注意观察,一有情况当及时处理。有些禅修者在过去有一些惨痛的生活经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是过往的不良境遇在他的内心深处留下了无法抚平的创伤或者无法抹去的阴影。当在特殊情境的刺激或诱导下,过往的惨痛经历又会重新出现在眼前,如果这种精神创伤或心理阴影导致他情绪持续低落,并且频繁出现情绪、行为失控,应当先接受专业医师的治疗,之后则可以适当进行禅修。

       2、缺少睡眠。长期的禅修,禅修者保证充足的睡眠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有些禅修者晚睡早起,恨不得晚上不倒单,个个证得禅定、成就解脱。通过减少正常、必要的睡眠时间来强化精进、促进禅修,效果则会适得其反。如果禅修者长期失眠,应当增加睡眠时间,保证充分休息,从而有效避免禅修中的昏沉与倦怠。

  3、不满争论。当今社会正处于持续变革时期,社会某些方面、某些层面尚处于无序、不合理的状态之中,因此道德与信仰也处于交锋与裂变的时期。加之我国人口众多、社会资源相对溃乏,由此导致竞争激烈、心理压力大。社会民众在学习、工作、生活中有时存在不信任、不安全、不满意的情绪,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禅修者将这些不满情绪延续到禅修中,或者在禅修当中新产生了一些不满情绪但无法及时消除,这都会让禅修者内心掉举不安,障碍禅修。

  禅修者此时可通过观察缘起来起修因缘观,了知世间一切法都是随着因缘生、随着因缘灭。在因缘生灭中,禅修者也许会发现当今社会不够公平、工作不够如意、生活不够幸福有可能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唯有淡定才是一剂精神良药。

       4、事务繁多。这里所说的事务,主要是指与贪嗔痴相应、无关生计的繁琐人事,并非偏向于同禅修者身份相称、角色相应的正当责任与义务。在禅修期间,如果禅修者心里老是想着繁杂、琐碎、没有多大意义的事务,则心易散乱、不得安宁,且增长贪嗔痴,或者不得不因此中断禅修继续忙于繁琐的事务,如此则显著障碍禅修。

  禅修者需要先完成自己的正当事务或者委托他人妥当后,再来参加禅修才是适当的。如果禅修者事先没有安排好,只是出于逃避事务、推卸责任的心态去禅修,那么在禅修期间,心中是无法安宁的。因此每个禅修者的正当责任与义务不应成为禅修的障碍。

  5、多读诵─前面四种尚有补救的机会,惟多读诵所造成的知识障、恐怕一辈子都放不下(多经验亦然)。如以知解推论的心来修习禅定,也会使禅定一事变成了做学问,使得解悟和证悟永远扯不清。因此,于修习禅定时,要有「放得下一事,少一分知解」的观念。否则一辈子被先入为主的成见所束缚,除了贡高我慢外,岂能深入佛法大海?三宝指释迦佛、释迦佛所说法、释迦佛的贤圣弟子,通俗地说,即佛、法、僧三者。有些人不信释迦佛是圆满觉悟者、解脱者,或者认为释迦佛只是比常人德行高尚一些的平常人,甚至有些人认为古印度压根就没有释迦佛出世、说法,这是对佛的怀疑。有些人不想信释迦佛所说的业力、因果、缘起、四圣谛、八正道,不相信有法可解脱,不相信有涅槃可得,认为是释迦佛为了德化教育而编造的谎言、精神鸭片,这是对法的怀疑。有些人相信释迦佛与释迦佛所说的法,但对现前僧团没有任何信心,甚至不承认现前僧团的佛弟子身份,这是对僧的怀疑。其实三宝又是一体的,没有佛就没有法与僧,没有法就没有佛与僧,没有僧也就没有法,没有法自然也没有佛。所以怀疑三宝中任何一宝,即是对三宝整体的怀疑。对三宝有怀疑,即无法完成对佛法的皈依,学修的路上就会不断地迟疑、徘徊,裹足不前,禅修自然也不会有长足的进步。